金蝶信息网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小区向外卖配送员收“卫生费”,于理于法都不合适

小区向外卖配送员收“卫生费”,于理于法都不合适

  近日,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办甘家寨小区针对进入的外卖电动车每月收取50元,包括租住在小区的外卖配送员只要骑车进小区都得交费,此规定被质疑为收“过路费”。社区主任称,50元为“卫生费”,旨在防止骑手横冲直撞。事件经媒体报道后,社区决定停止收费,骑手已交的50元可退。

  有些收费行为,安什么目都师出无

  “过路费”“卫生费”“安全费”“管理费”……巧立名目乱收费情况被叫停在情理之中,但背后折射出的问题值得深思。据报道,小区内楼宇密集,遍布着大量餐馆、民宿、便利店等商铺以及快递网点,大量外卖配送员频繁进出小区。如果每月每人收取50元,一来增加了一笔可观的“收入”,二来限制了骑车进小区的人数,可以缓解小区安全和卫生管理难题。

  但只站在社区管理角度看问题有失妥当。当下受疫情影响,餐饮业特别是小微企业正处于困境,各地各方都在尽力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大力支持餐饮企业渡过难关。社区向外卖配送员收费的行为,属于典型的“帮倒忙”“拖后腿”,缺乏起码的同理心。

  助推复工复产,破除各种梗阻迫在眉睫

  作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社区居委会无权单方面收费。即使是“卫生费”,也要经相关部门的审批和公示,由相应的环卫清洁管理部门收取,不能绕过所有流程私下进行。而且,这种收费行为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小区的安全和卫生问题——每月收取的50元不是押金,没有什么约束力,甚至可能会造成“既然交了钱就无需顾忌太多”的错误心理暗示。

  社区管理是个技术活,关键在于创新治理模式,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格局,比如制定“居民公约”,约束部分外卖配送员的不文明行为。一味打“收费”的主意,很容易激化矛盾,影响社区宜居度。另据报道,从去年11月起该社区曾针对快递三轮车进入每次收取2元门禁管理费,同样遭到不少反对。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