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蝶信息网

非洲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非洲 > 青年作家网·小说世界‖落在非洲的叶(文/杜培培)

青年作家网·小说世界‖落在非洲的叶(文/杜培培)

  报道优秀作家,出版优秀作品

  全球华人好家风征文大赛

  欢迎你投稿分享精彩故事

  网址:

  ◆签约作家与文学会员投稿邮箱:

  签约作家:qingnianzuojia@163.com

  文学会员:qnzjwx@163.com

  ◆投稿注意事项:即日起,为遵守国家版权保护相关规定,所有来稿均需是原创首发,凡在其它平台(含微信公众号和作者本人的自媒体号)已经发表的稿件,青年作家网将不再安排发表,请大家理解和支持!

  落在非洲的叶

  文/杜培培(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

  一年后,沸腾喧嚣的婚礼上,小杨想起老叶死去的那个黄昏。非洲的日落热烈恢弘,血色的晚霞涌向天空。

  老叶干瘪的身体像被甩在案板上开膛剖肚的鱼。

  工地做防水用的煤气罐,从塔吊绳上滑下来。老叶恰好路过,不偏不倚,砸中了。

  当天中午,老叶还喜滋滋对小杨说:“托过节的福,今天下班早,我们弄点好吃的。”

  

青年作家网·小说世界‖落在非洲的叶(文/杜培培)


  正值阿尔及利亚斋月,阿拉伯工人晚上狂欢进食。白天却不吃不喝,一到下午,他们就像被榨干水份的凤梨,蔫蔫的。因此,斋月期间,工地下班格外早,从七点提前到六点。

  看着躺在地上的老叶,小杨一时有些迷糊,分不清晚霞和鲜血,到底哪个更扎眼。

  包工头紧急联系老叶家里人,说赔一百万人民币。

  小杨红着眼对包工头说:“老叶最近一直念叨着回国,要不,送他回家吧……”

  包工头猛抽一口烟,粗着嗓子抬头吼:“送回去?你说的倒轻巧,你以为这是活人啊?先不说要花十来万,还得托关系办手续。别瞎管闲事,轮不到你插嘴,好好绑你钢筋。”

  小杨打通老叶老婆的电话,试探着问:“嫂子,要不把叶哥运回去嘛!”对方没有回答,断断续续的哭声震动他的耳膜。

  第二天,五点半吃早饭时,包工头坐小杨旁边,斜他一眼:“馊主意是你出的吧,老叶家属现在要求运人回国。”

  小杨低头,啃着手里的洋芋饼,心里嘀咕,钱从赔偿款里扣,又不要你多出一分,有什么不乐意。

  

青年作家网·小说世界‖落在非洲的叶(文/杜培培)


  第三天,老叶的老婆变了卦。她哑着嗓子说:“不是我不想花钱,儿子要结婚,要买房买车,到处都要用钱,能省一点是一点吧。老叶……”她顿了一下,叹口气,“老叶要是还活起,他,也会支持我的。”

  包工头握着手机,松了一口气,连连肯定:“嫂子说得对,活人总比死人要重要。咱就别运回国了,我给老叶选块好地。这非洲也是好山好水好风景,不比咱国内差。”

  小杨心口像揣了块刚出炉的烤红薯,烫得发闷。老叶那么抠门的人,如果知道回国需要十来万,可能也会拒绝吧。

  老叶是钢筋工,国内能挣五六千。他五十岁时,老父亲得了肺癌,榨光家里所有积蓄。老叶戒了几十年的烟,改嚼泡泡糖,说这玩意便宜,还健康,说不定能长命百岁。

  儿子谈了三年的女朋友,因为没房分手了。老叶听说非洲挣钱多,一年十几万,动了心。他跟老婆讲:“在哪里下力不是下,能找钱就行。我在那儿做活,还包吃住,不出十年,就能给幺儿买房。”

  老叶每次回国休假,都带回一箱火锅底料和泡面。因为当地的中国超市,卖的东西贵三四倍。他煮泡面时,把调料袋子放锅里,涮得干干净净捞出来,沥了汁水再扔掉。

  夏天,包工头破天荒,租了大巴,组织工人去地中海边玩。沙滩有快艇,一次五块钱,可以坐二十分钟。小杨竖起眉毛惊呼:“这也太便宜了吧,国内最少五十块钱啊。”

  这些粗粝的男人们,在欢呼声中享受了一把地中海的浪漫。不同于工地沙尘的粗糙,这片海水温柔而缱绻。

  黑瘦的老叶,站在沙滩上,一脸不屑:“有啥子好耍的嘛,地中海和我屋那条沟差不多,都是水嘛!”

  小杨掏出当地币:“我请你嘛!”他知道老叶舍不得那五块钱。

  老叶甩手转身:“点儿都不好耍,你个人去。”

  他也有奢侈的时候,比如,每周吃一个羊角包,不到一块钱。

  下了工,天黑后,老叶蹲在一捆钢筋上,打开用了好多年的半翻盖手机,外放一首《橄榄树》。齐豫悠扬婉转的声音,荡漾在寂静的异乡大地。

  老叶把羊角包从纸袋里掏出来,一口咬下去。另一只手捧成瓢状,小心翼翼接住碎下来的酥皮。

  

青年作家网·小说世界‖落在非洲的叶(文/杜培培)


  盯着远方,老叶眯起眼睛:“等给儿子买了房,就回国。活了半辈子,也老了。到时候,带带孙子,我们也享享福。”低头看看只剩一个角的羊角包,有点舍不得入口,“就是不晓得,这个东西国内卖好多钱一个。”

  老叶把手里的酥皮扒拉到一堆,仰头倒进嘴里,“盖了一辈子的房,啷个就没有一套个人的呢?”

  小杨顺着老叶看的方向瞧,一排黑黢黢的未完工的楼房,像张着血盆大口的吃人怪兽。

  此时,齐豫正深情唱着“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

  小杨低头攥了一把土,又细细撒下,“如果不是讨口,哪个想流浪远方。”

  三十来岁的小杨和老叶都是重庆人,住一个铁皮屋的上下铺。小杨来得晚,到非洲半个月后,就耷拉着脑袋抱怨:“我们厨师好能干,一个洋芋能做出恁个多花样。洋芋丝、洋芋条、洋芋片、洋芋饼饼、洋芋坨坨、洋芋皮还能包上洋芋馅。”

  当地洋芋最便宜,厨师做得重油重盐,吃完还得喝瓶水清嗓子。

  老叶听了这番挤兑人的顺口溜,大笑起来,眼睛眯着,细的像根扎丝,满脸褶子像螺纹,“晚上莫涨多了,留点肚儿。”

  下了班,他们随便扒拉几口洋芋。回了铁皮屋,老叶插上电锅,热油打底,微火把火锅底料煸出滋滋声,辣椒麻椒豆瓣酱炝一下,舀一锅开水。放香菇、番茄和豆棒,再把肉片、绿叶菜码进去。

  小杨瞅着咕嘟咕嘟冒出的油泡泡,“这才是家味嘛!” 他深情而夸张地吸一口气,竖起大拇指,“可以撒,叶哥,深藏不露。”

  老叶嘿嘿一笑,一口正宗乡音:“我在屋里是弄饭的。这里条件撇,啥子时候回国了,来我屋里耍,给你弄点好吃的。”

  昏黄朦胧的灯下,屋里五个工人,硬挤在锅边,一双筷子轮流吃,热火朝天地把老叶挤到了一边。老叶还乐呵呵地招呼大家好好吃。

  人到国外,最想的,就是家乡那口吃的。非洲人不吃火锅,工地厨师也不做,大家馋了很久。

  对重庆人来说,火锅是一种瘾,可以戒烟戒酒,但戒不掉火锅。辣椒爆发的劲烈辛香,沉入胃底,舒心熨肺,有火锅的地方就像归处。

  出事前一晚,黑了灯,躺在床上,老叶语调轻快说:“下个月我回去耍,装一箱底料,够我们吃上两年。”在非洲做工,两年一次假期,休息一个月,公司报销来回机票。

  但,老叶再没机会回家了。

  小杨收拾老叶行李时,从箱子里拿出最后一袋未开封的底料,煮了一餐火锅,给兄弟们吃。他夹了一筷子,只觉得太辣,辣的眼泪冒出来。

  一年后,小杨听说老叶儿子要结婚,他想回国看看。包工头一听,捻了烟头黑了脸:“你咋老找事?提前休假,来回机票钱八千块,就从你工资里扣吧。”

  到了老叶家,二十多桌的坝坝席,每桌八个人,个个堆着笑。小杨随了五百块礼金,找个空位坐下。

  婚礼司仪高亢激情的嗓门,驾轻就熟地推进环节。言语中的振奋,让人产生幻觉,仿佛每对新人,都能开启幸福大门。

  穿着板正西装的新郎,站在台上举着酒杯,邀大家共饮。小杨趁着众人热情高涨喝酒的空档,把酒缓缓倒在地上。

  圆桌上铺着塑料薄膜,摞了两层的碗菜,咸烧白、粉蒸肉、糯米饭、炸酥肉、腊肉肠、口水鸡……小杨肚子瘪着,却掉了胃口,有点怀念铁皮屋的小火锅,热气腾腾,带着辛辣的家乡劲儿。

  新郎新娘端着茶,互喊对方父母爸妈,喜庆地捧着改口红包。小杨瞅了眼坐在新郎爸爸位置的白胖男人,定然不是黑瘦的老叶。

  掏出从非洲带回的羊角包,小杨悄悄搁在圆桌上。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