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蝶信息网

信托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信托 > 北方信托猎牌记:自融式金控的黄昏

北方信托猎牌记:自融式金控的黄昏

  2019年6月,在某个同业交流群里,一位备注着“北方国际信托·信托经理”的群友A问,“各位大佬,有五矿信托的朋友吗?”

  几分钟后,另一位也备注着“北方信托·信托经理”的群友B在群里@了A,并问他:“您好,请问您是北方信托哪个部门的?我怎么没在公司通讯录搜到您。”

  短暂沉默后,A回复:“你好。我们是混改后的股东方。GW控股。”说完这句话,他把群聊昵称悄悄改成了“GW控股”。

  两年多的时间里,混改参与方一直视自己为北方信托的新主人,类似上面这样假托身份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显示,A的身份可能永远也变不成北方信托的信托经理了。

  自2017年天津启动市管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以来,天津国资下属的金融牌照成为各路民营金控争夺的目标,其中尤以北方信托最为瞩目。2018年11月,北方信托混改在协议层面落地,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中通瑞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益科正润三家民营企业合计受让北方信托50.07%股权,预计引入资金62亿元。

  

北方信托猎牌记:自融式金控的黄昏


  接下来,北方信托的剩余股权,也成为益科正润集团的猎取对象。

  但是,就在最近的2020年12月18日,天药股份(600488.sh)发布《关于签署<解除合同协议书>的公告》。《公告》称,由于未得到“行业监管部门审核通过”,天药股份拟终止向交易对手益科正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益科正润”)转让北方信托3.37%的股权。

  监管阻却北方信托股权易手的坚决态度表明,像益科正润这样不断收集金融牌照,再利用牌照自融募资收购更多牌照的“自融式金控”崛起路径即将终结。

  北方信托背后的正润系

  根据2018年11月各方签署的混改协议,益科正润将通过转让的方式从天津市属国企股东手中接收北方信托14.12%的股份。由于全部50.07%股权交易对价为62亿元,因此推算益科正润受让的股权对价应在17.48亿元左右。

  在官网上,益科正润是这样介绍自己的:“益科正润成立于2007年,总部设在北京,是一家以风险投资、矿业投资、财富管理三元立体式发展的投资控股型企业,经营范围涵盖了财富管理、矿产、新能源、互联网及生物医药等多种领域,目前公司净资产近百亿元。”

  结合工商信息及益科正润旗下机构的对外推介材料,该公司至少控制或参股了三家金融机构,其分别是联储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联储证券”)、北京富国大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下称“富国大通”)以及北信瑞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信瑞丰”)。

  三家机构中,富国大通与北信瑞丰的股权结构相对简单。富国大通是益科正润的全资子公司。北信瑞丰则由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与莱州瑞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莱州瑞海”)共同出资设立,北京信托持股60%。莱州瑞海不仅是益科正润股东聚益科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聚益科”)的全资子公司,而且还是益科正润用于投资并持有莱州三山岛北部海域金矿的SPV主体。

  相较而言,联储证券的股权结构要复杂一些,益科正润通过子公司北京正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正润”)直接持有联储证券22.02%的股份,同时还通过北京智君汇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众归贸易有限公司、上海启易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这三家分别间接持有联储证券2.6%的股份,合计持有联储证券29.82%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几家外,联储证券股东名单中的北京中金禾盛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虽然在股权结构上与益科正润没有产生交集,但其与益科正润、北京正润共享了一个工商联系电话“18101335102”,或为益科正润用于代持金融机构股份的壳公司。如果加上该公司所持股份,益科正润实际持有联储证券42.9%的股份。

  这三张牌照(基金销售、公募、券商)加上混改谋求的信托,共同组成了益科正润的金融版图。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收购这些牌照的钱从何而来?

  千亿金矿的传说与真相

  多位业内人士向锋雳证实,2017年以前,益科正润常以“金矿主”的形象示人。

  “说什么自己在山东的矿是亚洲最大的单体金矿,价值千亿,有些投资人还是吃这一套的,不过我觉得他们被骗了”,一位2017年时接触过益科正润的业内人士如是说。

  锋雳掌握的一份富国大通所发行私募投资基金的推介材料称,莱州瑞海与招金矿业共同持有山东瑞银矿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份,而该公司的主要资产就是山东省莱州市三山岛北部海域金矿。

  

北方信托猎牌记:自融式金控的黄昏


  该金矿“位于山东省莱州市,是中国首个海上发现的金矿,亚洲已探明最大单体金矿,矿区面积17.91平方公里,于2015年完成勘探工作。根据国土资源部备案的《三山岛北部海域矿区金矿详查报告》显示,该金矿查明资源储量为470.47吨,金平均品位4.30克/吨”。以黄金储量价值估算,益科正润认为这是一个“千亿级金矿”。

  一位黄金行业从业人士告诉网易财经,与陆上金矿不同,海上金矿的开采难度要高很多。“倒不是说没有开采海上金矿的技术,只是因为开采难度增加会导致开采成本上升”,上述黄金行业人士表示。目前国内主要黄金企业的开采成本约在220至250元/克。换言之,在不考虑金价波动的情况下,一个“千亿级金矿”的开采成本大约也是千亿级的。

  至于三山岛北部金矿价值究竟有多少,其实已有交易体现。2015年6月,招金方面披露,招金矿业全资子公司烟台金时矿业有限公司与莱州瑞海订立股权转让协议,以27.225亿元人民币收购了瑞银矿业63.68%的股份。彼时瑞银矿业持有三山岛北部海域金矿83%的股权,招金通过上述交易间接取得了金矿53%的股权。以此估算,金矿的总价值应在51.37亿元左右。股权转让后,益科正润通过宁波冠博矿业有限公司持有的剩余金矿价值至多不过24.14亿元。

  拆解正润系的自融套路

  而就是这24.14亿元的金矿股权,成为了益科正润撬动多张金融牌照的杠杆。

相关信息: